您当前的位置 :人杰 > 商界名流 正文

天空一颗特亮的小行星——张果喜

发布时间: 2008-06-04 16:55

  谁也难以想象,当一个人被压抑被禁锢的智慧与能力被充分释放时能爆发出多大潜能!谁也难以想象,当年被毛泽东《送瘟神二首》所描写的“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余江县马荃乡舍头毛家村,后来会出现一个“亿万富豪”、“全国最年轻的超级大亨”。他的名字两次上了《世界名人录》,而且上了天:1993年,经国际天文联合会小行星命名委员会批准,中国紫金山天文台将一颗新发现的国际编号为3028号小行星命名为“张果喜星”。这是世界上以人名命名小行星最年轻的人,那年他刚满40岁。

  毛家村是血吸虫病重灾区。张果喜出生两岁,生母去世,贫病交加。为了生计,他14岁学木匠,17岁成了县木工厂车间主任。看到厂里生产的家具都是几个朝代“一贯制”——八仙桌、长板凳、杉木箱,他提出到上海去见见世面。大家七拼八凑凑起盘缠200元去上海,为了省钱,当晚就围着上海第一百货公司门柱子“抱团取暖”过了一夜。

  第二天,他们找到一家木箱厂参观,张果喜眼睛一亮,发现了雕花樟木箱。用香樟制的全樟木箱芳香扑鼻,有天然防蛀功能,在余江一只最多卖20元,在上海雕了一层花贴上去,卖300元,一只等于15只!乖乖,上海人真精明真会挣钱,这个买卖有搞头!这一次他死磨硬缠签了50只雕花樟木箱的合同,同时摸回了两张图纸,捡了两只做箱腿的“老虎脚”回来。

  回到厂里连夜开会,他把图纸一摊:“干,还是不干?干就活,不干就死,路就是这两条。”50多人面面相觑都说他说梦活:一无资金,二无原料,三无设备,四无技术,全厂就是艾华山半把雕刀,其他都是三斧将,能变戏法出来?多数人想想不干散伙了。其他21人则像安徽凤阳小岗村包产到户的农民一样,签名画押上了张果喜的船。张果喜带领大伙进山砍樟树用拖拉机运樟树,又动员父亲把祖屋卖了1400元作本金,带人三下东阳拜师学艺,硬是如期把50只雕花樟木箱雕成了。1973年9月16日,余江工艺雕刻厂挂牌成立,21岁的张果喜当上了厂长。

  第一笔订单50只运到上海,汇来现金1.5万元;接着几百只几百只的订单该是多少钱。当时出现一个万元户会轰动一个县,余江出现“百万富翁”张果喜,轰动了全江西!

  请注意,那是1973年至1976年间的事,是“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年代,是不准农民养鸡、种自留地的年代。全县三级干部大会点名批判“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张果喜”,会后,“县委派了最会打算盘的会计来查账,派了最硬的笔杆子来整材料,我做好了进牢房的准备。那次是全厂工人保了我。”他谈起当年情形仍不寒而栗:“以后,上面又三番两次派人来查,是三中全会召开救了我。如果三中全会晚开两年,我也进了班房。”

  张果喜是改革开放的产儿。他常说他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最大受益者,没有三中全会就没有他。三中全会后,他对自己的企业进行彻底的改革:以敢为天下先的气魄和胆略,结合企业实际,创建了一整套彻底摆脱传统观念体制的全新模式,进行了分配制度和劳动用工制度改革,坚持在工时工价面前人人平等,谁有本事谁拿钱。外国记者写他的工厂:“人们的工作态度不像其他地方松松垮垮,漫不经心。我们参观时,这些身穿统一服装的雕刻工人,一声不响地干活,连头也不抬。这是在稻田里矗立的帝国。”

  当计划经济被人们奉为金科玉律,企业招工不是根据生产需要而是不准突破工资总额时,他就化整为零,挣脱计划经济和闭关锁市的种种限制,带头搞横向经济联合,把雕刻厂办到上海、深圳、无锡、常州、北京,一举打败了有2000多年木雕历史的“雕都”东阳,打败了资深艺高的台湾地区和韩国木雕业,垄断了日本寸木寸金的佛龛市场。接着进军东京、大阪、多伦多,建成了以出口创汇挣外国人钱为目标,集木雕、金融、服装、酒店、国际贸易于一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资产就达数亿元的果喜跨国实业总公司。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即使三中全会后,“左”的干扰仍然无处不在。张果喜树大招风,每前进一步都要排除困难,排除“左”的干扰。他说:“我至少经历了三次大的浪潮,每次都险些淹死。先有对我的批判与清查,继而有对我的造谣与攻击,后来是对我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的争论。我好像就是风向标,社会上一有风吹草动,首当其冲的就是我。”

  有的指责:“张果喜树牌坊是为自己树碑立传,要推倒。”有的质疑:“他的企业到底是公有私有?姓社姓资?”“张果喜是雇工千计的民营企业家,能继续当党员吗?共产党员与亿万富豪能划等号吗?”有一次他出国考察两个月未归,谣言四起,对他进行种种人身攻击……

  每遇风浪都是邓小平理论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都是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出来讲话,当地市县委保驾护航,才使他一次次越过暗礁险滩,抵达成功彼岸。时任省委书记白栋材多次告诫当地市县委:“对张果喜不要限制,任他发展。”邓小平南巡时任江西省省长的吴官正指示:“对张果喜的争论到此结束。我们江西要容得下一个张果喜,要扶持他发展壮大。”

  邓小平南巡重要谈话再一次擦亮了人们的眼睛。人们以邓小平南巡谈话为标尺,回过头来看张果喜这些年的作为,醒悟地发现他做的都是对的:如今大力提倡推行的,不都是张果喜早就做过的嘛。他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最早实践者、成功者之一,他种的原本就是实践邓小平理论的“试验田”啊。

  从此他头上悬着的一把剑永远落地了。他被彻底解除了“左”的幽灵的笼罩与纠缠,结束了破冰之旅,开始了新的征程。政治上,他连续当选第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了最高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人员;接着连任第九、十、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参政议政。去年又当选江西赣商联合会会长,成了当今全省商界领袖。

  他说:“前二十年,是我企业生存发展的第一阶段,我抓了一个‘早’字。第二阶段,我抓了一个‘大’字。”第二次创业,他先后在深圳、东莞、上海、厦门、余江等地,新上了一批具有科学发展前景的重要项目,其中包括从美国引进的无刷无槽永磁直流电机项目,填补了国内空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特别令人惊喜的,是他第三阶段抓的一个“强”字,即近年来他发现开采的玉石矿。2006年8月,他投资的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喜凯矿业有限公司成立。这个全国最大的玉雕工艺品加工企业,坐落在美丽的内蒙古大草原阴山中脉乌拉山脚下,它所蕴藏的佘太翠玉石矿连绵百里,年代最久,硬度最高,储量最多,块度最大,质地最好,以其原料加工而成的玉雕工艺品,色泽亮丽,油光可鉴,玲珑剔透,栩栩如生。如今张果喜在余江不仅拥有一座蜚声中外的木雕城,而且正在建一座全国独有的玉雕城。他不仅是全国最大的“木雕大王”,而且是最大的“玉雕大王”、“珠宝大王”。

  张果喜的雕刀,从木雕到玉雕,雕出了他的灿烂人生,雕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轨迹;以他名字命名的小行星,也历经风雨和气候变化,光芒四射,发出越来越耀眼的光辉。

稿源: 江西日报

作者: 程关森 程晖 编辑: 文人忠

相关报道
  •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
  • 用户名:

热点推荐

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

  •     1.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包括标有“江西文明网”LOGO的图片,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西文明网”和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2.本网注明“来源:×××”(非江西文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     3.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自负。
  •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