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人杰 > 当代俊杰 正文

罗鹏飞:归隐南昌的“铀矿之父”

发布时间: 2008-03-20 09:34

  在南昌卷烟厂老宿舍区,有一位75岁的老人,他的生活轨迹每天如一:早晨6点起床,接过老伴泡好的一杯清茶,看几份报纸、逗一逗小外孙女。下午小睡之后,慢慢悠悠拄着拐杖,下楼去找几个老头老太太聊聊家常,回忆回忆过去几十年厂子里的人和事。

  这位看似平淡无奇、与世无争的老人,却有着不平凡的过去:

  1957年8月,他和他带领的小分队在广东山区花岗岩中发现大量铀,这里后来成了我国第一个有工业价值的铀矿床。而铀,正是制造原子弹的原材料。

  如果没有他和队友那一天的发现,也许中国原子弹的爆炸时间就将改写。

  50年过去了,曾被称为“原子弹铀矿之父”的罗鹏飞一直过着平凡而普通的退休生活。也许揭开他那尘封的过去,聆听一下他的青春故事,我们那颗在现代都市里变得越来越浮躁的心可以得到一丝启迪和平静。 

  50年来,曾被称为“原子弹铀矿之父”的罗鹏飞一直过着平凡而普通的退休生活。(经济晚报记者周恒清摄)

  2007年6月13日,记者寻访到罗鹏飞老人的家。

  在罗老的爱人——建国初期的老劳模王英秀的热情招呼下,我们坐定。仔细环顾罗老的家,感觉似乎回到了80年代:已经被磨得掉漆,露出粗糙水泥粒的地板,墨绿色的腰墙被岁月锃出一道道光亮的色彩。除了客厅的那个冰箱,记者没有看见一件新家具。这就是当年“两弹一星”功臣的生活,节俭而平淡!

  罗老虽然腿脚不灵便,但思路还算清晰,他捧出一叠收集多年的资料,开始为我们讲述50年前的豪情岁月。

      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天

  谈起过去,罗老的眼睛里不时闪出激动而充满荣耀的光芒。他说:“以前,国家叫我保密,我对于这些往事从来只字不提。现在,国家让我说了,我想,我已经时日不多了,应该把过去的故事说出来。”

  毛泽东曾说:“我们今天要比昨天更强大,我们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这个世界上,我们要不受别人的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1955年,中央为了集中开展铀矿勘查,决定在全国搞一场声势浩大的“地质会战”。1956年年底,罗鹏飞作为309地质大队11分队的技术员,和战友们一起来到粤北下庄一带,进行拉网式的详查。

  那年8月上旬的一天,烈日当空,暑热难当。罗鹏飞与找矿员谢本武、唐四保等人像往常一样上山勘探。三个小时后,这支小分队出现在另一座山梁上。“老罗,我们闯进‘禁区’了。”一个队员跑到罗鹏飞面前,抖着手中的地图紧张地报告。“禁区”,罗鹏飞心里骤然一紧,急忙接过地图,手指顺着地图上那红色的线路移动,神色严肃、眉头紧皱。

  也许是树密林深,道路曲折难辨,也许是求胜心切,地图线路表明,他们已进入规定的“禁区”两千多米了。良久,罗鹏飞甩掉手中的烟蒂说:“既然来了就探个水落石出!继续前进,散开搜查,不能漏过一山一石!”他想:外国花岗岩地区没有铀矿,并不等于中国的花岗岩地区也没有铀矿,中国红军不也创造了外国没有的“长征”么?

  队员们忍受着疲乏、饥饿,在悬岩上、芭茅中、石丛里细心地搜索着。“罗技术员,找……找到了!”谢本武喊着奔向罗鹏飞。罗鹏飞一震,急问:“什么,你说什么?”小谢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挥着手,结结巴巴地说:“找到了,真的,一千……一千伽玛以上,快……快……!”不用他再说下去,罗鹏飞立刻明白了。他那双明亮而疲乏的眼睛,闪烁着异彩,立即抓起伽玛仪就往左方奔去。一块巨大的圆滚滚的石头,犹如传说里女娲补天的七彩石,在夕阳的照射下,闪着无数的光点。

 [1] [2] [3] 下一页

稿源: 中国江西网

作者: 吴艳雯 编辑: 文人忠

相关报道
  •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
  • 用户名:

热点推荐

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

  •     1.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包括标有“江西文明网”LOGO的图片,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西文明网”和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2.本网注明“来源:×××”(非江西文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     3.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自负。
  •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