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人杰 > 历史名人 正文

明代忠谏直言的江南才子——解缙

发布时间: 2007-12-05 11:26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这副对联曾被毛泽东同志引用过的,是明初才子、《永乐大典》的主编解缙所作。解缙,字大绅,号春雨,江西吉水人。出生于洪武二年(1369年)。自幼颖悟过人,五岁父亲教他读书应口成诵。七岁赋诗有老成语。十岁日诵数千言,终身不忘。十三岁尽读四书诸经,贯穿其义理,老成不能难。故时人称之为“神童”。洪武二十一年举进士,朱元璋在御花园召见解缙,命制春风春雨诗。解缙借诗进谏,吟出一首七绝来:   漫漫春风入舜韶,绿柳舒叶乱莺调。

    君王不肯娱声色,何用辛勤学舞腰。     

    由于解缙颖悟过人,造语奇崛,深受太祖的器重,授翰林院庶吉士常侍左右。

     明代初期,胡惟庸案以后,朱元璋废除丞相制,把实际政务交给六部,并设置殿阁大学士,侍从皇帝左右“以备顾问”,品秩很低。朱棣即位后,很能体会他父亲相权分离的良苦用心,以及设置殿阁学士的需要。永乐元年(1403年),正式建立阁臣制度,命解缙与黄淮、胡广、杨荣、杨士奇、金幼孜、胡俨七人入直文渊阁,参预机务,内阁制度开始形成。这七人组成了一个聚于朱棣周围的秘书班子。每日早朝奏事完毕,内阁之臣便被召集密奏密议。经常要很久方退。这些内阁臣僚不仅仅是备顾问,他们有时代行皇权,处理政务,六部事务全由内阁统管起来。解缙虽得永乐帝重用,但他能做到“孝友重义轻利、遇人忧患疾苦辄隐于心,用力尽意为之。喜引拔士类,……虽野夫稚子皆乐亲之”,“无视强御,同官治职事或有失误,公在上前率引为己过,明哲知人”。

     当初,解缙在第一批阁臣的七人当中,名列第四,因他才华出众,文笔流畅,又多策略,不到一年,便脱颖而出,朱棣凡事皆与解缙商议。把金绮衣奖给他,其地位与尚书同。朱棣曾对人说:“天下不可王一日无我,我则不可一日少解缙。”可见他对解缙的器重程度了。

        从“神童”到主编《永乐大典》     

    永乐元年七月,朱棣到太庙祭祖,礼仪过后,找来从祭的翰林侍读学士解缙等人,对他们说起编纂一部大型类书的打算:“天下古今事物,散载诸事(书),篇秩浩穰,不易检阅,朕欲悉采各书所载事物,类聚之而统之以韵,庶几考索之便,如探囊取物。尝观《韵府》、《回溪》二书,事虽有统,而采摘不广,记载太略,尔等其如朕意,凡书契以来,经、史、子、集,百家之书,至于天文、地志、阴阳、医、卜、僧、道、技艺之言,备辑为一书,毋厌浩繁。”

    但是,解缙似乎并未理解朱棣讲话的要领,再加上儒家的偏见,他也不愿意去兼收诸家之学。他曾经对朱棣说过:“陛下好观《说苑》、《韵府》杂书,与所谓《道德经》、《心经》者,臣窃惟甚非所宜也。”这次解缙虽受命编书,但还是按照自己的意图对以往的书籍进行采编辑纂。

    编纂工作进展颇速,第二年十一月,解缙等人便将纂就的书上呈。朱棣起初很高兴,特赐书名为《文献大成》,参与修书的一进四十七人也都得到了赏赐。可是待朱棣亲自翻检时,才感到远远不符合自己当初的要求,便立即决定重新修订。他大约也感到象解缙这样的儒臣,是很难作到兼收百家学说的。于是便将七十高龄的太子少师姚广孝请出来,和解缙一道重修此书。解缙翻阅了上万种资料,查检了万数卷史书、经典,进行摘录、校对,原书没有的,进行增补,记述有舛错的,进行戡校。

     但此后不久,解缙因改任离京,便不再监修此书,这倒并非因为他在修书中有什么偏颇之见。

     解缙离京之后,姚广孝等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加工修补,到永乐五年,我国历史上最大的一部百科全书最后定稿。正式将书名定为《永乐大典》。作为监修之一的解缙其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从慷慨陈词到忠言直谏     

    明王朝建立以后,朱元璋为了使公侯将相尽忠于他的朱明王朝,确实是用尽了心机,想了不少办法的。其中最残酷、最凶猛地莫过于大杀功臣,仅胡惟庸和蓝玉两案,史称“胡蓝之狱”,就诛杀四万五千余人,“元勋宿将相继尽矣!”与此同时,还大兴文字狱祸,就是在文字细节上进行挑剔,吹毛求疵,编造莫须有的罪名,迫害作者。解缙为此曾冒死进谏,写了奏折《大庖封建》,直陈时弊:“臣闻令数改则民疑,刑太繁时民玩。国初至今,将二十载,无几时不变之法,无一日无过之人。尝闻陛下震怒,锄根翦蔓,诛其奸逆矣。未闻褒一大善,赏延于世,复及其乡,终始如一者也……”同时又指出用人不问贤愚、授职不思轻重,致使许多品学兼优者大材小用;一些欺世盗名之辈,极力钻营,布满朝廷。该奏折三千五百余言,直率、尖锐,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时社会各种弊端。不久,解缙又上《太平十策》,提出参用井田、均田之法,兼行封建郡县之制,主张兴礼乐、兴学校、薄税敛、劝农桑、禁阉寺、绝娼优、免屠戮、省株连,并批评朝廷政令屡改,杀戮太多。解缙这种勇于谏争,为学力求经世致用和关心国事的态度,在当时朝廷也是比较稀少的。

     解缙因能忠言直谏,在臣僚中享有很高的威望。他常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去为别人鸣不平。洪武二十三年,朱元璋将致仕的丞相李善长赐死,并杀戮妻子亲属七十余口。当时朝廷内外,都觉得实在太冤,却没有人敢说。受好友虞部郎中王国用之托,解缙代他替左丞相韩国公李善长写了辩冤的奏折。这篇上疏,表现了解缙与王国用极大的胆略与才气。朱元璋看了这篇《代王国用论韩国公事状》,心里虽不高兴,但因奏疏写得情通理顺,无可反驳,只好默不作声。事后,听人密告说是解缙代笔,才大吃一惊,嫌他多管闲事,由此对解缙产生不满,遂有罢职之意。

    不久又发生了他代同官夏文长草疏弹劾都御史袁泰一案,并因此而得罪了左都御史陈瑛、锦衣卫帅纪纲。解缙到处代人草疏,惹事生非。他之所以敢于向这位严酷的君主呈逆耳之言,也是因为朱元璋在庖西殿曾亲口对他说过:“朕与尔义则君臣,恩犹父子,当知无不言”的话,他便信以为真。其实朱元璋对这个青年有为之士,口里虽然称许他的才干可用,实际上对实行的严刑峻法正是自己的“私意使然”,是他根本不愿意听的。一个疾恶如仇的青年官员,带有浓厚的书生气,在官场中是难已立足的。何况他反对的又都是那些有权有势、贪赃枉法、急功近利的官员。不久朱元璋便以“大器晚成”为由,让解缙回家读书,还说什么“十年后再来不晚”。直到朱元璋死后,经礼部侍郎董伦的推荐,建文帝才召回解缙充当翰林待诏。

     从蒙冤到惨死     

    永乐年间,为立太子事,宫廷内形成了两派。朱棣对长子朱高炽和次子朱高煦较有好感,但立谁为太子却一时拿不定主意。一天他密召解缙进宫,问及此事。解缙说:“皇长子仁孝,天下归心。”帝不应。解缙又顿首说:“好圣孙”(即后来的明宣宗朱瞻基)。正中上意,一语破的,朱棣是非常喜欢长孙的,所以听后大喜,决定立长子朱高炽为皇太子,封次子朱高煦为汉王,要求解缙拟诏书告示天下,从此,汉王把解缙视为眼中钉,必除之而后快。

     太子虽立,朱棣意向仍游移不定,屡欲移储。“靖难”功臣丘福等人,时时称高煦功高劝立为太子。高煦原封云南,但不肯就藩,曾从朱棣北巡,力请归南京。加上太子高炽“又时时失帝意,高煦宠益隆,礼秩逾嫡”。使得解缙为这种情况颇为担忧,于是向朱棣进谏说:“是启争也,不可。”朱棣不仅对解缙的卓见不予采纳,反面责怪解缙是离间他的骨肉。从此,朱棣对解缙的礼遇渐减。永乐四年七月,朱棣赐黄淮等五人二品金织纱衣一件,身为翰林学士兼石春坊学士的解缙未被赐与,这是朱棣将要贬黜解缙的一个信号。

     永乐五年二月,朱棣以所谓“廷试读卷不公”为借口,将解缙降谪为广西布政司的右参议,这是一次颇为奇特的改任,带有明显的贬谪的性质。像解缙这样一个书生气十足而颇遭忌恨的人,一旦离开了内阁近侍的位置,他的厄运也就开始了。

    解缙离京后还未南行,又被礼部尚书李至刚弹劾,说他“怨望”,朱棣偏听偏信,于是又将解缙改任交趾布政司右参议。

     永乐八年,解缙离交趾北归面见皇帝奏事,到达南京,才知道朱棣已率师离京北征,留下皇太子总理国事。解缙便去拜谒了太子朱高炽,然后与广东化州检讨王称离京乘船南下。解缙哪里知道,他入京谒见太子一事被锦衣卫帅纪纲探知,密告随父皇北征的汉王。汉王趁战事不顺之时,添油加醋奏了解缙一本,疑心重的朱棣听后大为震怒,诏令逮解缙入狱。汉王勾结帅纪纲,严刑拷打,逼解缙供“私觐太子,辱上谋叛”,解缙宁死不招。因事关太子,又没有实据,帅纪纲等无法,只好把解缙打入死牢。

     永乐十三年,朱棣查看锦衣卫的囚籍,见到解缙的姓名,问:“解缙尤在耶?”锦衣卫的头子帅纪纲遂令设计饮酒将解缙灌醉,命人拖出丢在狱中小院,埋在雪堆中活活冻死,性格耿直,为官清廉而敢于直谏的一代才子解缙就这样受害冤死,卒年四十七岁。

    明仁宗朱高炽即位后,拿出当年解缙奏疏文本以示杨士奇。杨士奇说:“人言缙狂,观所论列,皆有定见,不狂也。”于是杨士奇对解缙的生平作了一个评价,他说:“公仕前后不十岁,为(庶)吉士再岁,御史未满岁,为学士四岁,两赞外藩,皆习未暖。平生重义轻利,遇人忧患疾苦,辄隐于心,尽意为之。笃于旧故及名贤世家后裔,而襟宇阔略,不屑细故,表里洞达,绝无崖岸,虽野夫稚子,皆乐亲之。故求文与书者日辏辐。独不畏强御。承运库(内)官张兴,恃宠而横,尝笞击人于左顺门下。公过之,叱曰‘御座在此,尔敢犯礼法乎!’其文雄劲奇古,诗豪宕丰赡,书小楷精绝,行草亦佳。”应该说,这个评价是比较公正客观的。

    可专制皇帝是不许任何人违背他的意志的。解缙的一片赤诚,却招来了杀身之祸。解缙作为朱棣的一位近臣,常受到“赐宴”的礼遇,甚至儿子的婚事朱棣亦曾关怀,君臣之间可谓亲密。但是,朱棣也和他的老子一样“金杯同汝饮,白刃不相饶”。解缙忠谏直言,最终也难逃含冤以殁。直到正统元年(1436年),英宗朱祁镇下诏还解缙被籍农产。成化元年(1465年),宪宗朱见深诏复解缙追赠朝议大夫,算是作了彻底平反,此时离解缙死时已有五十周年。

 

稿源: 百度百科

作者: 佚 名 编辑: 文人忠

相关报道
  •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
  • 用户名:

热点推荐

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

  •     1.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包括标有“江西文明网”LOGO的图片,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西文明网”和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2.本网注明“来源:×××”(非江西文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     3.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自负。
  •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